茄子app连接

河道里,H4cker当着幻风的面不断的走位拉扯,最后一个惩戒收尾,成功地收下了这条小龙。

紫色方SN击杀了元素水龙!

呼——!

H4cker长舒了一口气,兄弟萌,我的奸计…啊呸,妙计还是高啊!

这时,H4cker忽然觉得耳机里队友的声音有些嘈杂,嘈杂中还夹着失身般的惊呼,他走到安地方赶紧切视角一看。

妈耶?!

眼前的一幕让H4cker愣住了。

上路的塔下,仅仅是一个愣神的功夫,队友的尸体便横七竖八地相继暴毙在了二塔下,这次连阿宾的剑姬都没能幸免。

整个队伍唯一的幸存者,成了来打小龙的男枪。

下一秒,队所有人的视线似乎都集中到了H4cker身上。

这就是你说的虚虚实实?

实的还没来呢。

秀美陈潇的咖啡梦境

玩个虚的,

都踏马被人给干趴下了?

H4cker心里也冤啊!

队友死了,他也心痛的很,但队友被对方强开这能怪他吗?

呃,好像还真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要不是H4cker这个“妙计”。

李秀峰想要把对面聚集在一起,找一个那么好的开团机会还没那么容易。

沉默…

SN的语音死一般的沉默。

因为眼下还不是分锅的时候,黑天使眼看这样下去不行,比赛还没输呢,士气先没了,他干咳了一声说道:

“这波确实是对面那个俄洛伊传送的位置太好了,是咱们大意了啊,不过没关系啊,我们拿到了小龙,从战术层面来说,咱们还是成功了,呵呵。”

最后这一声“呵呵”是为了带动气氛,然而黑天使呵完之后,却发现气氛更加沉默了,不由干笑了一声。

阿宾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说点什么了。

毕竟对面最肥的就是那个上单,给他们打击最致命的也是那个上单,而他同样作为上单就必须得对此表态。

没关系,我稳住,慢慢打…

这是阿宾想说的。

可话到了嘴边,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口。

稳住?

怎么稳?

能稳住早干嘛去了?

好在他的心态比较好,或者说是善于调节自己的心态,只能告诉大家这场比赛尽力打,反正还有下一场。

众人听到这话才总算点了点头,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

职业选手打过的比赛数不胜数,对于局势的敏感度远超于常人。

一场比赛能不能翻盘,翻盘的机会有多大,他们心里跟明镜一样。

与其说那些自我安慰的话,还不如坦率一些那面对现实。

也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没了心理上的负担,SN接下来的打法也逐渐狂野。

先前他们的顾及和担心太多,起一波节奏,都要想着失败的后果。

现在已经完不用顾虑了。

不得不说,确实有些队伍在这种局势下靠着这种混不吝的打法,一套王八拳把对手打的晕头晕脑,然后趁机发力起一波节奏。

可惜这也需要点气运加身的,SN这场比赛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运气。

或者说,他们把这一招用错了对手,KG这个战队最不怕的就是“大乱斗”。

“我的天!SN大龙直接开吗?”

“不对,是想要逼团。”

“逼团?这也能打?”

“老鼠的团战输出能力不错,如果能找到合适的输出位置,不能说完没有机会…”

解说的话还没说完,老鼠就被皇子一个大招框柱了。

没办法,剑姬已经被李秀峰打废了,SN的中单又是时光,Saofen的皇子目标十分明确,就盯着你的老鼠。

皇子EQ加上大招的距离,哪怕你站得再远,只要出来,那就得被盖进来。

闪现的CD那么长,老鼠一旦被盖进大招,那几乎妥妥的就是个死老鼠了。

先不说李秀峰的鞭子有没有那么长,光是发条的大招拉出来,老鼠一条命基本上就没了。

而没了老鼠这个输出,剑姬在团战中的发挥指望不上。

靠谁打输出呢?男枪吗?

赢不了!

根本没法赢啊。

不想慢性死亡的SN,十分壮烈地在二十五分钟左右结束了比赛,然而让他们最难以直视的不是输掉比赛。

而是最后一波,那个三件套的俄洛伊,居然真的在他们的门牙塔下来了一波一打五,触手一般的鞭子几乎把所有人都抽碎了。

轰——!

基地的主水晶爆炸定格。

KG拿下了对战SN的第一场比赛。

李秀峰这手职业赛中罕有登场的俄洛伊,这场比赛真的是刷新的很多观众的认知,估计今晚国服又要带起一波上路触手怪风潮。

当然,如果真有人去玩的话,可能很多人又会发现了。

一旦这个英雄没人抓,或者对面选了个比较容易风筝的,那这个腿短的“加强版盖伦”,对面来个狗头都能单杀他。

……

后台,SN的休息室里。

SN的几人回来坐下后,看着SN的主教练,原以为会被骂一顿!

结果没想到教练先自我反省了。

“这把阵容我的问题,我们太缺少强开了,光有伤害开不了团,也没人能扛得住,另外就是对面这手俄洛伊,唉。”

说到这,SN的教练叹了口气,露出了无奈地苦笑,“我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拿这个赢,大意了,没防住啊。”

说到这,SN的教练首先看向了黑天使,“不过下一场比赛,大家大可以放心,这一次我们蓝色方,你的阿卡丽绝对可以拿下。”

“那对面要是再选俄洛伊呢?”

阿宾忽然皱眉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峰哥的这个俄洛伊,和我在峡谷之巅遇到的,有点不一样。”

阿宾叫了一声峰哥,很自然。

说实话,“峰狗”只是李秀峰的熟人和直播间的狗粉丝才会没事弹幕上狗叫一下,而现实中即便是熟人也只是在心里叫叫。

以李秀峰如今的“江湖地位”和实力成绩,当着面叫一声峰哥,哪怕是对手,那也一点都不丢人。

SN教练的关注点也不在阿宾这声峰哥,听到阿宾的话,他当即说道:

“这个英雄不值得Ban位,但是放心,这次我们有了防备,如果他这次再拿一手俄洛伊,呵呵。”

SN的教练冷笑了一声。

阿宾看了眼教练脸上的冷笑,心里很想说,教练,你笑得这么阴险我很慌啊,搞得咱们跟一群反派在商量奸计谋害主角似的。

而在阿宾看过的影视作品中,这么笑的反派,没几个有好下场的,他可不像步入影视剧反派的后尘。

……

同一时间,KG虽然赢了比赛,但休息室里的气氛也并不轻松,小笼包,Kake和阿水三人替补了一场。

眼下没有人不想上场的,而决定权,就在于教练的手中。

韩云龙拿着速记本,环视了一周,清了清嗓子道,“刚刚这场比赛,下路的幻风和寓言配合得有点失误,下一场K哥上吧,寓言需要私下里多磨合一下。”

韩云龙说的失误,就是下路开局没多久被打出双招的那波了,后面要不是Saofen及时出现,妥妥就是送双杀。

换辅助?

还有这种好事?!

而听到教练的话,幻风的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不由一阵轻松,这个上路的舔狗终于走了。

教练韩云龙说完后,目光却又继续看向了Saofen和小笼包。

他先是对Saofen说道,“Saofen上场比赛打得很不错,不过下一场比赛,你先休息下。”

转过头,韩云龙对小笼包道,“小笼包,下一场,你上。”

显然这是想给新人历练的机会可。

小笼包进了KG就没上过场,他看到这场比赛赢了,Saofen前期虽然有失误但也打了回来,原以为自己还得继续看饮水机。

结果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听到教练的话,他像是被点名般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立刻道,“没问题!”

韩云龙一愣,也笑了起来,拍了拍小笼包这个新人打野的肩膀,心情不错地说道:

“好!有气势!我们KG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下一场比赛想玩什么?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前说。”

话是这么问,韩云龙心里已经猜了大概。

现在的新人打野想出头,玩的几乎都是进攻型英雄。

盲仔,豹女,蜘蛛,再团队一点的就是千珏,再孤儿一点的就是男枪…

小笼包估计也就这些了。

可韩云龙没想到的是,小笼包听到的他的话,视线却朝着坐下那喝茶的李秀峰飘了飘。

下一刻,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抬起头的时候,脸上有些羞涩地问道,“教练,我…我想试试露露打野。”

哈?

韩云龙闻言顿时一怔。

拉再次仔细地看了眼“娇羞”的小笼包,心中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同志。

你这个请求…很别致啊。

“咳咳…露露打野嘛,也不是..”韩云龙思考了一下,忽然有些愕然,“等等!这英雄还能打野吗?”

左手正在吃瓜,吃哈密瓜,他喜欢打完比赛补充点糖分。

而他坐的位置离韩云龙最近,以为是在问他,抹了抹嘴,迟疑了下说道:

“露露不是打野英雄,但带了惩戒的话,理论上是打得过野怪的。”

韩云龙:……

这老实孩子就不能安静吃瓜吗?打得过野怪就能打野,那联盟里还有什么英雄不能打野的?

韩云龙不理左手,转过头,看着满心期盼的小笼包,干咳了一声,“那个,你有没有考虑过备选英雄?”

小笼包一愣,想了想刚刚心里研究的套路,迟疑着道,“莫甘娜打野的话,我也比较擅长。”

“莫…莫甘娜?”

这下韩云龙彻底傻眼了。

小笼包是从嫖老师LSPL的战队买来的,怎么说也起Ling王和小兲的师弟呢?

而无论是Ling王还是小兲,那都暴躁的一批,怎么到了小师弟这画风就变了?

一旁的Kake双手抱着手中的枸杞保温杯,顺势看了眼小笼包,又看了眼李秀峰,脸上却是渐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小笼包在KG训练室的位置就在Kake旁边,两人都是刚进队的选手,坐一起方便熟悉。

他偶尔也会看小笼包打排位,清楚地记得这家伙一手盲仔和豹女都用的行云流水,可以说是拿手绝活。

可今天,小笼包却口口声声地说他擅长莫甘娜打野。

Kake心中叹了口气,看了眼保温杯里的枸杞。

在开水的浸泡下枸杞一部分下沉,一部分上浮,就像是各自的人生…

他端起枸杞保温杯,对着小笼包的方向,郑重地遥遥敬了一杯。

好舔!!

……

赛间休息的时间很快流逝,俩个队伍都利用这段时间调整了阵容或战术。

再次登台的时候,李秀峰从后台休息室出门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一个脚步匆匆的身影从他身旁小跑而过,随后又放慢了脚步。

“嘿。”夕桐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

周围同行的几个队友见状,都纷纷拉开了距离,韩云龙走的时候干咳了一声,像是在提醒李秀峰别搞绯闻了。

犹记得上次绯闻的时候,李秀峰的女粉团找不到夕桐微博,于是就把KG的官方微博给爆破了,想想还有些令人蛋疼。

李秀峰被这个招呼打了一愣,他下意识地问道,“你怎么在这?”

夕桐是今天的解说,一般情况下,他们登台的时候,解说都已经在解说席准备第二场比赛的热场了。

不过他看了眼夕桐来的方向,顿时有些恍然,“噢,你是上厕所去了啊?”

李秀峰这话说的十分自然。

夕桐闻言却是不由一愣,白皙的脖颈微微红了一下。

因为李秀峰的语气,就像是好哥们一样,就差问要不要下次一起了。

想到这,她歪头白了李秀峰一眼,扭头蹬蹬地往前走了几步,一转身走向了另一侧的解说通道。

李秀峰有些莫名,挠挠屁股,也没多想。

不过两人这会儿已经走到通道门口,外面就是正对着观众席。

夕桐这一下白眼,顿时被观众席上不少举着手机想抓拍选手入场的粉丝,给清楚地捕捉到了。

有情况?!

难道绯闻是真的?

现在吵架了?

感情分裂?

一刹那间,那些抓拍到这一幕的粉丝们,脑海里顿时脑补出了无数男默女泪得画面,赶紧发了个微博压压惊。

新的风暴,即将到来…

…..

风暴前夕,夕桐回到了解说席,弯腰礼貌地和搭档王少少以及周围的摄像师工作人员抱歉了下。

“不好意思大家。”

“没事,那开始了啊。”

王少少说完,转脸就看向了摄像机,脸上露出笑容。

“观众朋友们,欢迎回到我们春季赛第二比赛周KG对战SN的比赛现场,现在将要为大家带来的是两个队伍的第二场对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