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香蕉成版人动态

“咳咳咳,知恩,怎么这么大的烟?”

“大小姐,今年的冬天冷,这里其实还好,如果是江北,他们现在普及了蜂窝煤。”

李富真诧异不以,刚从狮城回来,她也只是有些不适应而已。

蜂窝煤?对她来说,也只是儿时的记忆罢了。奥运会之后,这个东西就已经很少出现了。

“知恩,我听威廉说,最近的天然气很便宜。说是如果还不涨价,很多人可能就会去跳海。”

“咳咳,进口的价格低,可是,前段时间的韩元。”

李富真叹了一口气,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是,自己最近好像白痴了很多,这种何不食肉糜的蠢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

这也就是思密达还有点煤,要不然,可能需要去伐木取暖了。天然气和石油是跌价,可也没跌七八成。

“大小姐,这里天气有些冻,你还是穿多一些。”

“嗯,我知道了,是有些冷了。”

现在虽然一直待在狮城,可是,思密达的一些应酬,也是不可避免的。

原本以为会有些尴尬,毕竟,在高层来说,她和威廉怀特的那点事,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白嫩少女性感女仆装可爱迷人

看样子,她想多了,原本有些不怎么对付的人,都投来了善意的目光。

她并不傻,很快就想明白了。一次亚洲金融风暴,很多财团直接倒下。无论如何,四星还在坚持,虽然也很困难,却依旧可以坚持。

仅凭这一点,就足够其他财团刮目相看了。如果,再加上威廉怀特这个大树,那就更别说了。

你说什么?和四星家族没关系?

你是傻的吗?如果结婚,可能真就没关系了,需要改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这种情况,谁又说的清楚。

现在可是财团最虚弱的时候,三分之一的已经倒下了,剩下的这些,基本都是苟延残喘。说句难听的,只要她的男人愿意,可是吃下任何一家。

千万别说什么不可能,狮城的半导体工厂,也是十亿以上级别的企业。

“你开心就好,对了,别太辛苦了,过段时间我会下去,你在拉奈岛等我。”

“你这是?”李富真可不认为这货又是什么虫上脑了,这一定是,又有什么大动作了。

“电话里说不方便,见面再说。”

“嗯,好的,我知道了。”

狮城,这里是亚洲最重要的一个期货交易市场。伦敦也好,米国也罢,都不会是这次的主战场。

那么,既然需要见真章,那就做过一次再说吧。

威廉怀特已经决定了,这一次,没有什么妥协,没有什么退缩,既然你们喜欢玩,哥们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一群老不死的混蛋,活的久,就可以肆意妄为吗?

时代不同了,你们的那些传统,我喜欢就可以继续,不喜欢就是臭狗屎,完没有价值。

输了,大不了重新来过。赢了,你们就要记住了,米国不止有摩根,杜邦,洛克菲勒,这里还有一个南方的土财主叫怀特。

当然,威廉怀特不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你让他一个人单挑一群人,那简直就是疯了。他只需要参与其中即可,适当的时候,扔几块大一点的石头。

要是不能留下两个,真就出不了这口恶气。磨刀霍霍的,当然不止他一个。赚钱这种事,是会上瘾的。

亚洲这场饕餮盛宴,实在是太过瘾了。这群混蛋,就像一群沙漠里的蝗虫,从泰国开始,一路横扫整个亚洲。

那么,现在最后剩下的,一家曰本,一家香江,一家狮城。

狮城没有明显的弱点,既没有什么地产泡沫,也没有什么透支消费。几次攻击无果后,炒家也就没了什么兴趣。

至于说曰本,虽然也让人垂涎,可是,参与其中的强盗,存在一定的分歧。

最重要一点,他们拆借的短期贷款,相当大一部分,来源是曰本。

和曰本借出日元,然后在国际市场卖空?

咳咳,这个看起来,怎么有点玄幻的意思呢?

你真当曰本的财团是三岁幼童不成?

手里握着两千多亿美刀的外储,如果真有需要,这个数字还能更大。

天哪,撬动这块蛋糕,好处自然是非常大的,不说其它,只要日元大幅度贬值,也不用太多,就算50%好了,他们借来钱,就能少还一半。

可是,也正是因为这个,日元这些年一直都在跌,从80到现在的140,如果涨回去呢?

别80了,哪怕就只是120左右,他们就要完蛋。

利用杠杆炒外汇,过瘾是真过瘾,短短几年时间,老虎基金就能从几百万发展到一百多亿。

可是,如果栽倒,一百多亿又会瞬间化为乌有。

一个百万富翁,发展成为亿万富翁,可能就需要几十年的积累,如果运气不好,一辈子都别想达到。

那么,成为百亿级别的富翁后,朱利安.罗伯逊和乔治.索罗斯,是不是还有勇气孤掷一注?

反正,威廉怀特是不敢。或者说,也没有什么样的投资,可以让他孤掷一注了。

索罗斯之所以忌惮,也就是这个缘故了。大家一起玩扑克,你每一把都梭哈,只要你赢一次,对手就要完犊子,这实在也太坑人。

对于曰本,对冲基金是又分歧的,至于香江,真的就是90年的曰本。地产泡沫,还是非常严重的泡沫。

由于大部分的大蓝筹,都和地产有关联,股市自然也是有泡沫的。一旦汇率守不住,所有的资产都会跳水。他们之前在曰本干过的,还能再香江再来一次。

关于这一点,对冲基金是有共识的。他们之前给威廉怀特找麻烦,也只不过想捆住这货的手脚。

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的选择,好像出了一点问题。原本待在幕后的家伙,现在站在了台前。

反正,看现在的架势,首富现在不打算讲理了。

卧槽,这个剧本不对啊,我们才该是沆瀣一气的,怎么就能玩成这样了?

“boss,查不出什么,没有明显的证据,要说嫌疑,我们这里可能最大。”

唉,索罗斯一声长叹,最近这几年,他都是在背锅。这一次,好像也是如此。

“密切留意怀特投资的账户,还有那些离岸的信托公司,如果发生大笔交易,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

对了,防火墙频繁遭到攻击,IT有什么说法没有?”

“boss,市场上,也就怀特系统的方案较为合适。可是……”手下没办法说了,安保也是人家的最好,可是,你索罗斯敢用吗?

“FBI呢,他们都是白痴吗?”

“老,老板,我听说,他们自己的服务器也被黑了。”

“这是,用的太阳微的系统?”

“是,听说他们在和甲骨文谈授权。”